如梦长生

性感老洮很多考试在线备考中
也许很快就要暴毙了,谁知道呢

文手,绑定画手@鲸落

逆流文评——两广自杀过程全纪录

逆流——两广自杀过程全纪录

  《逆流》是我很喜欢的一个本子。一早答应了西给他写评,但是迟迟没有动笔,拖到现在才开始写。文评的开头也是删了又删改了又改,不过多余的我不打算继续交代什么了,就这样吧。

  抛开致谢和guest不算,整本逆流一共收录了四篇文章,按照时间线依次是《日落》,《哀悼》,《逆流》和同尘。第一次一口气读完全本的时候给了我一种恍如隔世的错愕感,而等到再次阅读、又一次阅读的时候则有种淌过火河的感觉:上层是冰冷湍急的河水,下层是熊熊燃烧的烈焰,总之是叫人觉得非常煎熬,无法呼吸的。不得不说西泽在这个本子的语言中充满了一股诡秘的寓言感和宿命感,简练,时时透露着难以回头的决绝,整个本子读起来像是在看一场色调灰暗的老电影。

  《日落》

  《日落》是整本逆流当中最短的一篇,但它的的确确是最带给我震撼感的一篇。《日落》的场景是山,是森林,是森林大火——铺天盖地,并且带着毁灭的美感。整个场景中唯有桂一个角色矗立着,或者说这整个场景都是为他所造的——这些意像所表达出的特点恰恰也是桂本身的特点,他有着沉静,宽广的一面,心中怀有温柔,这是山和森林共同的特质;而他的性格又恰恰很暴躁,火一般的暴躁,暗涌着火一般的热情。同时桂是以广西省的化身存在的,这就注定他要像火焰燃烧一般燃烧自己,为了他所承担的责任。这样的火烧灼到最后,纵然最初只是星火点点,也该理所当然地成为焚天大火了。于是他自己本身所象征着的森林便就这样被吞噬掉了。

  但又看标题“日落”,不难猜想桂是一个胸中怀有“火”的人,正似一轮熊熊燃烧的烈日。日落本身极壮美,但在这壮美之后将迎来的必定是陨落——桂也如此。他在烧灼了太多年之后,这把火终于要焚尽熄灭了,这轮太阳终于要陨落于黑暗之中了。后记里西泽写到桂“一开始就已经是一个很疲倦的人”,想是如此。在整本逆流的开始,他就已经疲倦得处于一个几近于“坏掉了”的状态了。

  指望桂自己从这样一种绝望的状态中转变过来是非常困难——或者说是几乎不可能的,因为他身上的责任无法卸去,他只能继续背负着沉重的一切,直至绝望和疲倦将他彻底压垮,直至这把火的余烬中连一点火星都不剩。

  《哀悼》(聊天记录整理)

  粤本身是在成长的,他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成长所得的成果,或说他想向桂强调他已经不是那个必须在他庇护下的孩子了。他刚刚明白自己作为一方神明的职责,对宿命甚至还有些懵懂。但他不会像桂一样有尽时,他的性格决定他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活的很好。这也是世界大发展方向所向。

  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老桂做了让他很难过的事情。他有被背叛感,从而觉得无助,但他又倔强地将这种感觉掩藏起来,变成强烈的攻击性。他要用进犯和侵略的方式来向桂证明自己的成长,同时掩盖自己内心深处的无助,顺便给自己催眠一下“他还没有背叛”“他还在”。

  不过老桂的态度让他感觉更加受伤了。难过,外加青年人的倔强,然后就理所当然地头也不回了。

  《逆流》

  《逆流》是全本当中收录的最长的一篇文章,同时也是故事独立性最强的一篇。我想某种意义上来说逆流是完全可以进行扩写并且单独出本的,不过由于西泽的点到即止的风格这件事貌似是不大可能(……)。

  同时,逆流也是整本当中我最喜欢的一篇,作为本子当中的高潮部分,这种一开始就既定了的宿命感和恰到好处的叙事节奏让人觉得非常舒服,人物微妙的感情变化和角色定位的改变更是同叙事节奏紧紧相扣,既像是一场盛大的音乐会,又像是一部精心打造过后的电影。

  并且,到逆流为止,我认为桂的自杀已经成功了一半,接下来的同尘则是将粤的自杀过程完美记录了下来——这篇文评我取名为两广自杀过程全纪录也正是由此而来。桂在逆流的开篇相当于已经站在了悬崖的边缘,他需要有个人拉他一把——哪怕只是稍微的拉他一下,给他少许慰藉和欣喜感。不过显然,失去记忆的粤是做不到这一点的。在他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他没有选择继续坚持下去,而是选择了从容赴死。粤在看着桂赴死之后终于有所意识并有所行动,但已经太晚了,譬如他所说的那句“我原谅你了”——桂的回应是“我没有”。这就好比一个RPG游戏,倘若你在先前没有刷到足够的好感度,选择正确的选项,那么结果一定是BE(……)。更何况粤少还在一直作死,让老桂每次心软的时候都万分失望,这简直跟故意刷低好感度没有什么区别了(。)

  又说回到逆流之于整本来,我其实觉得逆流就像一个不规范的解题步骤示例,日落、哀悼一直到老粤失忆都是条件,接下来是一个解题过程。我觉得这跟西泽是个理科生有关,毕竟一直到逆流为止整个题都处于一个完全无解的状态,想要寻求解答、或说起码给予一个相对的答案是自然而然的行为。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安排,让逆流无形之中将阅读感觉提升了不止一点,并且显得全本更加出色。

  还有另外一点,我觉得逆流里的几片肉都非常好吃(……),是我在数学课物理课听力课上最后的安慰(。)不过我想除却开车本身的意义,这几片肉大抵可以更为直观地反应出老桂对待老粤的态度以及崩坏的程度,也算是故事进程的一个明确线索了吧。

  由于我个人的原因,我不是很愿意把逆流拆成日落那样碎再进行文评和角色分析,这个本身就具有了悲剧美感的故事不需要进一步再肢解了,而且这样写出来之后一定会又臭又长(……)

  《同尘》

  整个本子的故事到此为止终于可以算是画上句号,到结尾时老粤也终于如此文评的题目一般自杀了。同尘相比于逆流而言同样是具有悲剧美感的,但更多的是对逆流的一个补充和说明,譬如他们之间发生过的那些最刻骨铭心的事件站在老粤的角度来看究竟是什么态度,以及老粤恢复了神智之后又会做出怎样的判断。粤在追逐过去,杀死自己,夺取记忆的同时也是在不断地进入自我怀疑的一个过程,并且逐渐衍生出各种极端的情绪——或者说是对自己曾经对哥哥、爱人的所作所为而感到懊悔,但没有办法让他进行赎罪,这在他杀死了最初的他之后达到了一个顶峰。

  西泽说这之于逆流而言算是一个还比较不错的结局,的确,但同尘在给逆流的结局补完之后又变相地将一个新的谜题铺展开来,如此一个无解一个无解结局这样的走下去想来逆流是写不完了(……),但是旧的粤死了也预示着新的粤的诞生,崭新的他们会有一个崭新的开始,届时一切也许都会变得更好——也许吧。

  西泽老师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写手,同时也是很能写糖的一位,《逆流》则充分展现了他发刀的高超水平(。)不过,虽说《逆流》本身一直处于一个很绝望的状态,但在最后还是有一丝希望升起,宛如旧世界毁灭过后新世界的诞生,是最黑暗的长夜过后最最温柔的黎明。而这大抵也就是西泽的魅力之所在了吧。

        这篇文评我拖了很久,也的确是写得乱七八糟,还请老铁不要嫌弃这个冻桃。

  

一个西吹 黑山老洮 于 2018年1月28日 深夜食堂


 @独步吟客 


评论
热度(7)
  1. 独步吟客如梦长生 转载了此文字
    我,西泽,疯狂膨胀()谢谢老铁,爱你钵钵鸡!

© 如梦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