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して終わらぬ 夢を焦がれども。

文手,绑定画手@大写的L

Show me how you care
向我展示你如何关心
Tell me how you were loved before
向我展示你曾经如何被爱
Show me how you smile
向我展示你的微笑
Tell me why your hands are cold
告诉我你的手为什么冰冷
I'm turning around
我转过身
I'm having visions of you
看到你的幻影
But then I understand
但后来我才清醒
The friend I'm dreaming of is far away
我梦中的你远在天涯
But I'm here... I'm here
但我在这...

零镇前夜,鲁路修在一段并不算短暂的离开过后回到了他和未来的“zero”同住的房间。显然,在这几个小时中他让自己看上去焕然一新了。
依旧是一身华贵的白色帝袍,只是皇帝冠冕换成了金丝绣饰的素白长纱跟娇艳欲滴的百合花环。现在这位尊贵的皇帝看上去同过去那些将要出嫁的公主殿下们并没有什么区别。
“在最后的‘仪式’前,我想这是有必要的。”鲁路修轻声说。“过了今夜,你才是真正意义上地贴合了你墓志铭上的‘consummate’。”
“Yes, your majesty.”而朱雀以zero的装束向他行了一个标准的骑士礼。
我以为早在你晋封我的那天,我们间这样秘而不宣的关系就已经为世人所知晓了。朱雀想。毕竟对于皇帝而言,...

假设真有什么方式能够让我觉得城拟题材并不是那么现实和悲观,那么我将考虑将那个关于东北诸神坠堕的残忍故事写完。

可能还会加上帝都和他恋人的挣扎。我认真的。

我可挺怕。他想。或说不只是挺怕。
从坟茔中醒来的鲁路修vi布里塔尼亚,或说是“朱利叶斯金斯利”——那死而复生的少年暴君,他躺在他身侧。他也曾这么跟他躺在一起,甚至不止这么躺着。他们很多次相拥着睡去,像两只交颈缠绵的异色天鹅。 他轻嗅少年的身体,他只嗅见鲜花、泥土和露水,仿佛这少年从不曾踏入逝者行列一般。
他看向理应镶嵌着一双漂亮紫眸的地方,现在那两颗宝石尽被暴君雪色的眼睑遮盖去了,留下两片漆黑如鸦羽的眼睫。他记得这眼眸中闪烁的亮色,那色彩如同天星般夺目,比绚烂的鸦黑和高贵的螺紫更胜。
鲁路修。他轻声说。你还会离开我么。
少年暴君没有回应他。他用力握住那双苍白到近乎没有血色的手,少年丧衣般的华...

摘纪录:

摘纪录:



讲个真,不担心你才思枯竭,怕你被庸众捧杀。最怕尚在格局有限时,先被周围夸奖淹没,稍有姿色,稍有才华,也都是蛮尴尬的事,会有无数个时刻,你站在一级台阶上,以为窥见了天光。




说给黑夜,自背叛者

这是我的歌,夜晚
你可以不将它哼唱:
这歌不该传给带薪火者
亦不应被洁白的翼翅
带去流散星光的海湾
歌谣来自明亮的坟茔
只需在荒原之上流传

第一首歌

阿芙蓉果 他们生长
在明亮的田野里
在辉煌灿烂的夕阳下
花朵颓靡朴实 一如往常

来往旅人借宿于此
一无所知地头枕金色麦稻
满怀安乐地披盖美梦黄粱

带薪火者手握木杖奔跑
杖尖点划在田野中央
火光熄灭 木杖倒下
绿茵上没有桃树生根发芽

第二首歌

女人们在湖边流连
她说这里是高悬的明镜
远山上只有雪色蔓延

轻纱上一枚红果躺卧
它不言语 在女人口中软绵
白鸟羽自长天坠堕
落在枯缩已久的河沟

她拾起鸟羽 比对远方
以古旧的语言形容色彩
波纹一同微笑挂在她唇侧

第三首歌

普罗米修斯从此无缘肝脏
世上由此不再生出秃鹫
红色...

-What do you love most about Samantha?
-Oh god, she's so many things,I guess that's what I love most about her,She isn't just one thing?She's so much... larger than that.

对白我没记错的话出自电影《Her》。我觉得这个形容同样适用于朱修_(:зゝ∠)_真要脑补一下大概就是
Shirley: 你……为什么爱着鲁路修?
Suzaku:他对我来说意味着太多了……他是全部。我想这就是原因。

突然觉得鲁鲁应该是布偶猫那类的呢……

然后脑补了一个少年抱着猫咪躺在雪地里的情景,也许是梦境吧,但现在他们彼此相拥着,他们是幸福的。

至于真实与否这样的事情,谁又会在乎呢?

鲁鲁这个撩头发的动作真是太可爱了
还有后面的雀这身常服真的好帅

【反逆白黑】如果军师鲁鲁平安回到本国了的脑洞。

这是一个军师鲁鲁中途没有GEASS失控过度,后期平安回国之后的故事。
他跟朱雀回国以后肯定要见皇帝嘛,然后皇帝给他一顿瞎改记忆,给自己强加了一波疼爱儿子好爸爸的设定,把他从一个纯粹的棋子变成了在玛丽安娜被刺杀后被皇帝藏起来养了好多年防止刺杀的十一皇子,就直接取回皇籍了。然后说因为他因为耐不住想要出来搞事所以用假名头在欧洲走了一趟。不过既然立了大功那么也就可以正式回归潘多拉贡了。
鲁鲁除了记忆被一通神改之外还被洗掉了关于zero和geass的事,所以他不记得自己拥有的特殊力量,还会在看见朱雀的时候认真地说“我很抱歉,不过杀害尤菲妹妹和克洛维斯哥哥的凶手已经被处决了不是吗”这样的话。
然后朱雀就,心情贼...

1 / 31

© 如梦长生 | Powered by LOFTER